奇妙的小貔貅

出了点事情,暂退。需要思考一下人生。
也许再回来,是另一个我了吧。

不让

  “父皇,您能如此宽容,儿臣感激不尽。”

  “朕说过,朕已经失去一个儿子,不能再失去一个。”

  元凌听他说,心里犹如针刺,疼得一颤。

  “只是,不论您再怎么宽容.......”

  他抬头,看着元安轻轻吹了吹热气,抿了一口茶,又慢慢放下,到嘴边的话还是变了。

  如果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世,怕是也没有明天了吧。

  “......不论您再怎么宽容,也只是给儿臣时间,选个死法。”

  元安忽然伸手,用力揪住元凌的领子,将他扯到自己跟前,发了狠,死死拽着他的领,紧咬着牙关,看着眼前一脸平静的元凌,只觉得血直往头上充,烫得眼角都泛红。

  元凌啊元凌,你竟然也敢说这样的话。

  半响,元安凑到元凌的耳边,低沉的声音,将话语钉在他心上:

  “你是朕的儿子,生死自当由朕决定!”

  元凌只觉得喉咙发紧,一把抓住元安的手,硬生生拉下来:

  “现在军中已是流言四起,连死因都查不清,还有什么能证明我的清白!没人信我!”

  元安被他拉着,反倒也紧紧握住他的手,感受着他的怒吼,他的颤抖,他的绝望。元安叹了口气,看着他,摇了摇头:

  “朕的儿子,朕心里自然清楚。朕的老四,绝不是这样的人!”

  元凌一下子失了神。

  他接受不了叔父给他的爱。他承受不来杀父仇人的关怀。可他在孤立无援之际,又被元安拉住,给他唯一的希望。

  他的痛苦是元安给的,他的温暖是元安给的。

  从小开始,他让自己和这个叔父保持距离。可是在他心里,元安给的糖是最甜的,元安的手是最暖的,每一次比武,看见元安笑,听元安夸自己,他竟然有说不出的欣喜。他在仇恨和眷恋之中苦苦挣扎。

  我怎么能让你知道这一切?

  元安看着他,心里尽是酸楚,眼前这个身处绝境的人,是自己最心爱的儿子。他松开元凌发凉的手,轻轻触着元凌的脸。

  “你要记住,朕绝不让任何人动我的老四。哪怕你罪该万死,也只能死在朕的手里。”

  我怎么能让别人伤害你?

  元凌拉过元安的手,在掌心落下一吻,闭上眼,把元安的手贴在胸前。元安不做声,只是用另一只手抚着他的背。

  既然如此,我又何必让你痛苦。

  “儿臣,定不让父皇失望。”

【深夜段子,这对西皮真让人心痛哇💔】

  从元凌记事开始,他就教元凌,什么事情,都不能退让。

  他教元凌骑马,幼年的元凌才到马背那么高,爬上去都费力,马儿要是跑快了,小手还会拽不稳缰绳。但他和元凌赛马,从来是不会放水的,一挥鞭子,大喊一声“驾!”,便将小元凌远远甩在身后的扬尘之中。小元凌再见他,他已经下了马,在路的尽头候他多时。他蹲在小元凌面前,轻抚着元凌被缰绳磨得红肿发烫的手掌,道:“待你长大,自然会明白,朝堂之上,没人会让你三分。”

  元凌大一点,研习棋谱,略懂棋法,他便与元凌下棋。指尖放在冰凉的棋子中,夹着棋子,在空中停留半日,迟迟难以落下。元凌每一步,都被男人紧逼,将他围困得无路可走,额上的冷汗滑落,滴在棋盘上。元凌终于顶不住了,他嘴角上扬,看着垂着头的元凌,用冰凉的指抬起元凌的下巴:“记住了,毫不退让,才能守住你要的一切。”

   如他所愿,元凌成长起来。元凌学会了骑马,学会了下棋,学会了不让。看着元凌矫健的身姿,飞跃腾空,夺得那金弓,他眼里满是欣赏。

  可不是他的,终究得不到。

  那日元凌闯入殿中,拔出归离剑,飞身刺向他,剑风寒骨,剑法狠戾,不给他一丝喘息的机会。他拼命躲闪,却躲不过元凌快速的攻击,元凌在他胸口狠狠地踹了一脚,他撞在殿阶上,胸口上的钝疼一点一点扩散开来。归离剑的尖端,碰在他的颈上,一抬头,他对上了元凌猩红的眼,他毫无退路。元凌一点也没让着他。

  他要杀元凌,却怎么可能制服得了元凌和玄甲军。连巫族也要插手,帮着元凌一起,置自己于死地。玄甲军团团围住大殿,元凌提着剑走过来,要取他性命。他冷笑着:“杀了我吧,你就会背上一个弑父的罪名。”元凌暴怒,猛然回首举剑,被十一抓着手,鼻尖和他碰在一起,发烫的呼吸扑到他脸上,元凌的模样,在他眼前瞬间模糊。他清楚地听到,元凌要他退位,寸步不让。

  只是,元凌至今都还不知道。

  大喜之日,元凌笑着看自己的新娘。他杵在远处,漠然地看着一切,麻木地向元凌走过去,脸上的表情,似笑非笑。元凌看着他,不知为什么,也笑了笑。他走到元凌的面前,用力抽出剑,元凌一惊,抓住他的手,他却顺势将剑推入自己的心脏。血的颜色,比喜袍还要鲜艳。

  那是他一生中,唯一一次让。

第一次和别人用情头。

我把这当成一件很严肃的事情。

因为我喜欢她,不是开玩笑。

以及,

感谢你陪着我,

让我有足够的勇气,

去面对那些未知的未来。

昨天第一次惹她生气。
很后悔。

对不起。
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。

我爱你。

【就当是番外吧】剧场二

长文福利

正题:大佬的幸福家庭生活

又名:我也想要这样的爸爸

  孩子出生的时候,正值张万霖出事,王绵绵身子又虚弱。好在历尽劫难,总算是有个好结局,王绵绵生下了一对龙凤胎,孩子和母亲都平安无事。
 
  男孩起名君安,女孩起名灵熙。灵熙出生的时候很轻,又体弱,张万霖就更是爱护有加了,处处护着惯着,把这玲珑可爱的小公主宠上了天。但对君安,张万霖总是很严厉,这让小娇妻很不满意。每次王绵绵说,张万霖却总有理,说什么“男孩穷养,女孩富养”,王绵绵也不知道怎么反驳了。

    这天,张万霖还没有回家。王绵绵到楼下处理事去了,留下两个小家伙在房间里待着。写完作业,君安兴致勃勃地拿出玩具,还没在手上拿多久,就被灵熙一把拿去。君安心里委屈,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悻悻地看着她摆弄自己的玩具。灵熙一脸得以地说道:“哥哥,不许告诉姆妈!”玩着,又补了一句:“反正你告诉姆妈也没用,有阿爸在,姆妈也不能把我怎么样。”

      站在门外听着这一切的王绵绵气得不行,张万霖啊张万霖,你把你的女儿都宠成小霸王了!她忍无可忍,一下子推门而入,生气地喊到:“张灵熙,跟姆妈去书房,马上!”  

    两个小家伙吓了一跳,立马站了起来,君安支支吾吾地说着:“姆妈,你,你别生气,别怪妹妹。”王绵绵看着他,受了委屈竟然还护着妹妹,只能叹一口气,摸摸他的头:“乖,你在这等着,等吃饭了姆妈叫你。”转过头,瞪着灵熙:“快点,跟我走。”    

      完了完了,这下姆妈是真的生气了!怎么办!   小丫头低着头,心里急得快要哭出来了。路过客厅,冯叔正在那,她一下子像见了救命稻草一般,趁着王绵绵进书房,拽着冯叔的袖子,轻声哀求:“冯爷爷,你帮帮我,你去找阿爸,让他来救救我,好不好?”冯叔平时宠灵熙也宠得厉害,连忙点头答应了。小丫头这才松了手,快步进了书房。   王绵绵已经坐下,手里拿着鸡毛掸子,冲面前低着头的灵熙命令道:“把手伸出来!”

     小丫头磨磨蹭蹭地在原地扭拧着,怎么也做不到乖乖伸手。王绵绵气得一把抓过她的手,狠狠地在她掌心抽了一下。小丫头吃疼,放声哭起来,她可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惩罚!鸡毛掸子又在她手心抽了一下,伴随着王绵绵怒不可遏的训斥:“张灵熙,你看看你,还有规矩吗?竟然还学会威胁哥哥了,我今天就好好管教管教你!”

     冯叔在门外听着,急得团团转。正巧,张万霖的车回到家门口。冯叔小跑出去,拉住刚下车的张万霖:“老爷,不好了,夫人动了气,在书房教训灵熙,你可快去看看吧!”

     张万霖心里一惊,疾步走到书房,猛地推开门,看到自己的夫人正抓着小丫头的小手,小丫头哭得凄惨极了。他赶紧到小泪人的身旁蹲下,一手搂住她,一手拉过她的手腕,手指在她通红的 掌心轻轻抚揉,“灵熙,没事了,阿爸在这。”看着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张万霖心疼得不行。

     王绵绵看着突然闯进来的张万霖,先是一愣,看着他安抚女儿,怒气又上来了:“万霖,你进来做什么?我今天非要好好教教她,什么叫长幼有序!”

     张万霖把小丫头紧紧护在怀里,抬头笑着劝道:“夫人,消消气,消消气。出什么事,让你这么大火气?”

  “你自己问问她!”

   小丫头看着张万霖,抽噎着说:“我抢了,哥哥的,玩具,还不,不让他告诉姆妈。”   张万霖压低了声音,却也还是那种温柔的语气:“灵熙,威胁哥哥就是你的不对了,是该批评。你出去好好反省反省。”说完,趁机抱起灵熙,交给了门外的冯叔。冯叔抱过小丫头,生怕王绵绵阻止,赶紧离开了是非之地。

   松了口气,张万霖走到王绵绵背后,轻轻环住她:“绵绵,还生气呢?”王绵绵没做声,张万霖笑着把手摊开,“要是还气不过,那打我吧。”

    王绵绵把鸡毛掸子扔到一边:“都是你,整天说什么女儿是娇客,你看看你的女儿成什么样子了?你成天惯着她,现在都已经无法无天了!”

   “就知道摆起架子训君安,我要教训她,你又老是要拦着护着,再这么下去还得了?”  

    “是,夫人说得对。那这样,我跟她好好说说,毕竟还是小孩子嘛。以后若是再无法无天,夫人管教她我也不插手了,行吗?”  

    王绵绵一下子也不知道说什么了,只能生闷气,张万霖亲了亲她的脸:“好了好了,夫人也别气了,我们去吃饭吧。”  
  
    饭桌上,小丫头吵着要吃鸡腿,张万霖二话不说就给夹了过去。王绵绵瞪了他一眼,轻咳了一声。张万霖愣了一下,也给君安夹了块好肉。吃了一会,他开口问道:“君安,今天的功课完成没有?”

    君安点点头:“都完成了。”

  “那预习的功课呢?”

  “还....还没.....”  

  张万霖提高了声音:“今天我不说你,下次若还是这样,仔细了你的皮!”

  “还有,你是哥哥,平时多让让妹妹,别一点小事就跟妹妹计较,听见没有。”

  君安顿时觉着委屈,放下了筷子。王绵绵再也看不下去,走到君安身旁,轻声问:“儿子,吃饱了吗?”君安点点头,王绵绵用手帕帮他擦了擦嘴,“走,跟姆妈上楼,早点去休息,明天还要上学呢。”

  张万霖还没反应过来,自家夫人就带儿子头也不回地上了楼。这下,可就真的难办了。
 
   王绵绵安顿好君安便回了房间,张万霖紧跟着追上来。王绵绵冷着脸:“你出去!我们母子俩走开行了吧,不碍你眼!”  

   “绵绵,别激动......”  

   “这一个月我住客房去。”

   王绵绵起身要走,张万霖赶紧一把拉住她,搂在怀里:“绵绵,绵绵,我错了,我这就去跟儿子道歉,行不行?我以后一视同仁。你别去了。”

   王绵绵停了脚步,“那你还不快去。”

   张万霖走进孩子房间的时候,君安坐在床上,抬眼看了看他,低着头没说话。张万霖径直走过去,坐在床边,伸手抚摸他的头:“君安,阿爸今天急了,别怨恨阿爸。”

   君安摇摇头,小声说道:“我没有。”

   “你姆妈生妹妹的时候身体不好,妹妹出生以后身体也很弱,阿爸难免会更宠爱些。而你是男子汉,你以后是要继承我张万霖的家业的,阿爸对你自然会更严厉。君安,我希望你能明白。”

   “阿爸,我知道了,我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   看着自己年纪尚小的儿子这么懂事,张万霖难得地对他笑得温柔,扶他躺下,帮他盖好被子。“睡吧。明天还上学。”

   刚出门,便看到灵熙从楼下走上来,灵熙走到他面前,扯着自己的衣服,小小声问:“阿爸,姆妈还生我气吗?”

   张万霖轻笑一下,蹲下来看着她,认真地说:“你姆妈是个淑女,从小就有教养,脾气也好。”

   “以前你闯祸,阿爸都帮你挡住,可是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。囡囡,你这样阿爸很难做的。你看,惹姆妈生气,姆妈打你,你又要伤心,阿爸又要头疼,多不好啊。”

   小丫头眼眶红红的,眼泪又掉了下来:“阿爸,我以后不会了,对不起。”

   张万霖伸手帮她揩去眼泪,抚摸着她的小脸:“这才对。阿爸的小公主最聪明了。以后你要玩具就跟阿爸说,阿爸给你买,何苦为了作弄君安跟他抢呢,对不对?”

   小丫头猛地点头,张万霖将她抱了起来:“好了好了,不哭了。哎呀呀,瞧瞧,这是谁家的花脸小猫?”

   小丫头噗嗤一下笑了出来:“我才不是小花猫!”张万霖也跟着笑了:“好好好,灵熙最漂亮了。”

   张万霖拧好毛巾,仔细地帮她擦干净小脸,抱着她洗手。小丫头调皮地甩了甩手,溅起水花,张万霖一副夸张的表情,别开脸,两个人都笑得很开心。

   小丫头睡下,张万霖亲了亲她的脸,这才回到房间去。王绵绵刚躺下,看他进来,把身子转到一边,背着他。

   他换好睡衣,上了床,从背后抱住了她:“绵绵,我都跟两个孩子好好说了。他们都睡了。”

   王绵绵没有动:“你总是这样,就知道偏心,灵熙是你女儿,君安就不是你儿子了?看着你这么对君安,我心里就不舒服。”

   “我知道。但是绵绵,灵熙她长得好像你。我比你年长,我恨不得在你小的时候就认识你,把你养大。我看到灵熙,活脱脱就是你小时候的样子,真的特别的可爱。本来我就挺喜欢女孩,看到灵熙的样子,不自觉就对她更好了。”

   “绵绵,就体谅我一下。我会对君安好的。”

   “你知道,我最爱的是你,从来都没有变过。”
   
   王绵绵听着,一下子说不出话,只是转过身来,轻轻抱着他:“我知道,万霖。”

   “你也是我最爱的人,我知道你会做一个好爸爸。”

   张万霖把她搂紧了些,凑过去吻住她柔软的唇,轻轻吮吸,将舌探入她口中,与她的舌缠绵在一起,感受她甜蜜的气息,许久才肯松口。

   “你也是小丫头,我最爱的小丫头。”

   “讨厌,都多大的人了,你老把我当小孩。”

   “那我们以后多做点大人该做的事。”

   王绵绵笑着,在他胸前捶了一下,靠在他怀里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 “好了,晚安,我的绵绵。”

   Fin.

糟心。
只有在这里说话才能够不被周围人看到。
有的时候会忍不住说一句,
去你的坚强。
有时候会忍不住对自己说一句,
你什么玩意。

如果还有下一世,
我想再遇到你。
你还是个可爱的女孩子,可能变化了许多,
可我只要看一眼就知道,这是我喜欢的姑娘。
我还想要变成你喜欢的男孩,
那样我们就可以在一起。
那样,我就可以娶你。
我其实真的,很喜欢你。

我从来没有喝过冬瓜茶。
十点五十,我走到店里,小哥在忙,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:要十一点才有东西喝噢。
我点点头,转身出去,在外面转了一圈,十一点零五,又回到店里。
小哥验证了我的美团,他说:这两样,现在只有冬瓜茶。
虽然听起来不好喝的样子,但是我想,毕竟没喝过。不能总用臆断的方法,给任何东西妄下定论嘛。那就要吧。
看起来,好像也不错吧。
第一口下去,我只有一个感觉。
甜。怎么会有那么甜的茶。
但是等我完全吞下去,甜味就慢慢淡到没有了。
类似冬瓜的味道留在鼻腔里。
我不知道,这算不算好喝。
但我下次,应该是不会自己点冬瓜茶来喝了。

老师今天说,我有个学生,用了澳洲的生长素,长高了不少。
你那么多优点,要是能再长高点,就更好了。
旁边的阿姨说,哎呀,那是小孩子不同,十一二岁,生长素是辅助的,生长期是主要因素。她已经十六岁了。帮助不大的。
老师又跟阿姨讨论了几句,看着我,我识趣地点点头,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。

中午喝茶的时候,家长会也结束了。
别的都还好,就是数学成绩在所有科里显得比较可怜。比较孱弱。
我妈说,她跟班主任交流了一下。
班主任说,可以挑一晚给我补课。
对于补课,我是认的,在找老师的阶段我也未曾怠慢过。
但是没来由的,我有点厌烦。
这大概符合人们所说的青春期的表现。

我目前为止只喝了大概四分之一的冬瓜茶。

谢谢。

【就当是番外吧】

  雨越下越大,伴着不时传来的雷声,不断冲刷着漆黑的夜。

  张万霖坐在床上,怎么也睡不着。
  就着床头灯暗黄的光,他看着怀里的人,紧皱着眉头,脸上还有淡淡的泪痕,手紧紧攥着他的袖子,轻声呓语着。他低头靠近她,仔细听,才听清楚她说的话。
  “万霖.....别不要我.....”

  他叹了口气,将她抱得更紧了些,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背。怀里的人渐渐安分下来,不再呓语,靠在他胸前安静睡去。
  张万霖的心里,还是像刀割一样,疼得厉害。
  他娶了她以后,一直都护着她,宠着她,生怕这小丫头跟着自己会受半点委屈。可是他今天,竟然这么对待她。

  王绵绵撕心裂肺的哭喊,会让他这辈子都难以忘记。一想起来,就会觉得后悔莫及。明明她那么爱他,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错,她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给了他,不顾任何反对,一心一意地爱他一个人。
  但他却以为,她爱上了别人。
  直到王绵绵用力地推开暴怒的他,尖声喊着:“你不是万霖!”他的大脑嗡的一下,一片空白。
  下一秒,王绵绵摔落在地上,哭喊着:“你把我的万霖还给我,万霖他从不会这么对我!”
  张万霖楞在原地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 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张万霖还是心软了,要去抱她。可她惊恐万分,极力想要逃避。好不容易抱住,他告诉她,他以为她爱上别人,会离开自己。
  他堂堂青帮老大,上海的王,连生死都不放在眼里,更没有过“怕”的概念。
  但那是遇到她之前。
  他现在怕,他怕自己以不再风华正茂,配不上青春貌美的她。他怕她不再爱他,怕她再不属于自己。

  王绵绵原谅了他,把他抱得更紧。或者说,她根本觉得错的是自己,竟然在听了他的解释以后,抽泣着跟他道歉。
  “万霖,我以后再也不出去了,我再也不去了。”
  “我爱你,绵绵这辈子只爱你一个。”
  她的话伴着不断流下的眼泪,让张万霖瞬间清醒过来,懊恼得想抽自己。
  张万霖,你算什么男人!
  她最终是哭累了,在他道歉以后,便脱了力,迷迷糊糊地睡过去。只剩下张万霖一个人,陷入无尽的后悔中。

  暴雨下了一整夜,在午夜终于慢慢变小,也没有再打雷。隔着紧闭的窗,依稀能听见下雨的声音。
  张万霖仍是没有睡意,他没有办法原谅自己。他对他实在是亏欠得太多,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弥补。
  也许他一开始,就不应该追她。可他做不到,他越是想要放弃,就越放不下他。他爱王绵绵,爱得发狂。
  他红着眼,低头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。
  绵绵,对不起。
  我爱你。